从湖南到北京只花了29两银子,曾国藩家有多穷?
原标题:从湖南到北京只花了29两银子,曾国藩家有多穷? 曾国藩家有多穷? 李瀚章李鸿章兄弟所编的曾文正公年谱里有这样一句话: 道光十七年,公二十七岁……时公车寒苦者,无以逾公也。 公车,一种高级待遇,最初是汉朝专门派车送读书人进京。后来虽无此法,但一直沿用,引申为赶考及赶考者。 最著名的,当属康有为等人公车上书,请求光绪皇帝变法。 (公车上书 剧照) 此句意思是,当时那些进京的举人里,比曾国藩还穷的,真没有了。 他们为何会写上这句? 我们不如看看前言。 十二月,公谋入都会试,无以为资,称贷于族戚家,携钱三十二缗以行,抵都中余三缗耳。 一缗,一千钱,值银一两。 也就是说,这次入京,在亲戚家借了三十二两银子给他,一路风餐露宿,到了京城,只剩下三两了。 有人要笑了,那时候银子的购买力还挺高的好吧?一个老百姓一家一年的支出,都不过几两银子呢? 我们不如来看个数据。 张宏杰的《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》里,这样写道: 嘉庆道光年间,物价水平很低。猪肉五六十文一斤,鸭蛋一个两文……一亩良田,只要三十多两银子。 所以,你没笑错,手头能有几两银子还说苦寒,实在是太傲娇了,果然是朝廷大员的参照系,与小百姓不同啊。 (清朝大官 剧照) 一个小目标,够我们赚几十辈子了。 但是,我们不要忘了,长安米贵居不易啊。 大清首善之都,生活成本肯定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很多啊。 再看几个数据: 道光二十一年八月,曾国藩租下绳匠胡同一处房子,共十八间,月租十三两三钱。 这年所置衣物不多,但仍花掉了二十八两。 买书等,花了四十二两。 可见,一旦到了京城,举人们聚在一起打打牙祭啥的,都要花掉不少钱啊。 问题是,这已是曾国藩第三次去应举了,第一次的时候,年谱是这样写的: 道光十四年……十一月入都。是岁始见刘公蓉于朱氏学舍,与语大悟,因为留信宿乃别。 压根都没提到钱的事。 我们可以想见,第三次时,他是借的钱,所以应该会省吃俭用,这次,没有顾虑,我估计,至少带了百两银子以上。 为何这样讲? 道光十五年,他未考中,但并未回家,而是在京城继续等机会,因为第二年,太后六十大寿,还有恩科呢。 因此,他在京城吃喝玩读,整整一年。 直到这年再考,仍未中。才准备回家了。 他又不走寻常路,而是“出都为江南之游”,到了南京。 看看,他带的钱,够他走到京城,再住一年,再至江苏…… 可见,真不少。 但这一年多下来,终于是花完了,所以,到父亲的故人睢宁县令易作梅那里,借了一百两银子。 南京是大地方啊,离家也近,所以,他买了套二十三史,钱又不够了,开始典当衣服…… 到家的时候,拖着书箱,大概跟乞丐也差不得太多了。 反正他爸曾麟书叹着气说: 尔借钱买书,吾不惜为汝弥缝,但能悉心读之,能不负耳。 意思是,你借钱是为买书啊,我勉强维持替你还掉,但你买了这些书,不能当“藏书”,一定要读完,才对得起这百两银子啊! (曾国藩 剧照) 年谱写道: 公闻而悚息,由是侵晨起读,中夜而休,泛览百家。足不出庭户者几一年。 看完这些分析,我们可以知道,曾国藩家其实并不穷。 所谓公车苦寒,不过是种夸张。 只因他连续科考,又是游历又是购书,开销大却无收入,自然会导致一家的日子紧巴巴的。 他们家是有底子的,正如年谱第二段所写: 曾氏祖籍衡阳……族姓渐多,资产渐殖,遂为湘乡人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